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戴政:网络与旅行间游走Qunar.com

2007-01-25

百度:索罗斯的增持与广告的疯狂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13:22

从上周五起,金融大鳄之称的索罗斯,开始进入百度投资者的行业,大约已经持股接近50万。


 


百度的股票,也在近半个月120美金的上下震荡后,这两天开始冲破125美金关口,继续向130美金进发。可以预计,随着传统投资行业的风险加大、随着更多大型持股机构的介入,超过其07年创下的历史最高价格134.10美金,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可老百姓有啥好处了呢?——百度的广告变疯狂了。


 


前有搞笑的“疯狂的石头”,今有闹心的“疯狂的百度”。


 


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MP3等,都出现了大横幅广告。在一堆纯文字中,看到这么大的图,确实很冲击。但再仔细琢磨下,这么大的图片,这么扎眼的位置,不是疯狂是什么呢?


 


1、  传说百度要收购公司。基本都是中型的、成规模的现百度广告代理公司,原因是百度提供的竞价排名广告业务,已经成为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占到将近八成;


戴政观点:收购了代理公司,人员成本降低了不说,代理商的返点、差价、佣金啊,不都是我百度的了吗?


 


2、  传说百要做门户。百度本身是搜索引擎,对资讯抓取的全面、快速、精准,确实比门户小编们的手工编辑能力更强。百度也通过贴吧、空间、下吧等产品走向社区化和个性化;


戴政观点:做了门户,4A广告公司在做大型品牌广告投放计划的时候,不就更要考虑我百度了吗?


 


百度确实在开始“抢钱”了,广告形式正向多元化方向发展,一条腿继续着竞价排名广告收入,另一条腿已经涉足到横幅、通栏等品牌广告收入上。


 


所以,当有一天,百度也出现了背投、漂浮、对联等广告形式时,你不要吃惊……


所以,当有一天,百度财报上收入构成出现竞价排名业务、品牌广告业务各占50%时,你也不要吃惊……


 


索罗斯们看中的,也许就是“百度广告的疯狂”!

2007-01-23

不良短信该存在吗?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01:59

称呼“黄色短信”为“不良短信”,完全是因为互联网协会管“流氓软件”叫“恶意软件”。所以在无法说清“黄色”与“流氓”怎么界定前,这里还是就叫“不良短信”吧。


 


这事儿说起来也算是老套路的故事了,只不过这老故事发生在我身边朋友的身上,就觉得一下子非常近了。


 


我一个非常要好的女的朋友小Z,大约在去年年末的一个客户答谢会上,认识了一位男先生J。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很老套了:Z很漂亮且结婚了,但出于职场考虑的关系,是很不方便公开自己已婚的。而J呢,就不停的发不良短信给Z,很赤裸裸……Z很苦恼的对我说,“如果只是白天发发,当个笑话也就算了,J有时候甚至半夜也发,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生活。”


 


很老套的故事吧?但就是这么老套的故事,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从1998517日中国有了第一条短信开始,不知道全国有多少这样的故事发生过?


 


短信和即时通信,确实改变了一代人的沟通习惯。我姑且称之为“缓冲交流”吧。只是这种“缓冲交流”的“度”该如何把握,如何定义呢?


 


新浪网有过一次就“黄色短信”的调查显示,认为黄段子是“色情的”占35.6%;认为“不好说”占45.5%;认为“发送黄段子该指责”只占19.1%,而认为“发送黄段子很正常”竟然占到了64.2%


 


我觉得这里面大家一定漏掉了一个概念:无论正常交流,还是“缓冲交流”,只要是交流,就是双向的。你在发短信时,你有没有考虑短信接收方的感受呢?!


 


如果这个调查再加个选项或另开一个调查,“你接受到黄段子是否尴尬是否觉得正常……”、“当你家人在时,你愿意接受黄段子吗?”我相信说正常说愿意的比例,应该不会太高。


 


著名社会学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从表面上看,发个带色的段子逗逗乐、弄弄景,虽无聊,却也无害,至多使接收方感到难堪而已,没什么大碍。其实,它对社会风气的不良影响不能低估……”


 


我倒是更想肯定夏教授说的“……使接收方感到难堪……”这个观点。因为我更觉得这应该上升到一个法律的层面。国家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来保护“接收方”!


 


互联网有针对垃圾邮件的法规,其实这就是保护邮件接收者权益的一个举措。那么什么时候,手机的接收方也能受到保护,也能让开篇说的老套故事不再重复的出现呢?


 


手机短信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一种交流的普遍工具。连我爸六十岁了,都已经很麻利的使用短信开始了拜年……就是借此想提醒下自己和身边的每一个人,当你准备发黄段子的时候,先想想接收方,再换位思考一把……也许大家的拇指少按动一下,黄段子少传播一次,文明的风气就前进了一大步!


 


说到这儿,就阻止“黄段子”的发送,倡导“文明短信”的这件事情,我确实想表扬下中国移动通信。


 


去年1211号,中国移动启动了“倡导文明、传递爱心”的公益短信大赛。这样一个很文明很公益的活动,不管能达到的效果如何,中国移动至少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已经在努力的倡导“文明短信”,这其实就是在做着对老百姓有益的事儿……


 


关键是大赛性质定位为公益慈善活动:大赛所有收入将通过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捐助给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小学生,这确实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儿!其推广口号我非常欣赏:“当您只需发送几条短信就可以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送上一支笔、一本书……甚至改变他们的命运,您是否感到无比欣慰?”


 


实际上在去年春节前后,我就通过一个旅游组织,参与过捐助云南宁浪县建设一所小学校的活动;去年的暑假,我又通过网络的公益组织,在内蒙古自治区正镶白旗认养了一个12岁干女儿,并自己捐赠了一台电脑给她。每次收到她叫我“干爹”的来信,并汇报学习生活的情况时,我都有种特别的感动……


 


所以,我深知中国移动此次活动,所得款项捐助给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其意义是有多么的重大,其爱心对孩子们的成长影响,是有多么的深远!


 


试想,如果大家每天节省自己的一条短信来参加活动,尽自己价值一毛钱的微薄之力,那将会有多少贫困学生能够受益?!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希望“不良短信”,能够从源头进行遏止,从根本进行净化,不发“黄段子”,从你我开始做起……


 


“别中,打劫,打劫懂吗?拿出你的忧愁、交出你的伤心,掏出你的烦恼,摘下你的忧伤……换上我提供的价值人民币一毛钱的短信:最后,戴政祝福你猪年快乐,万事如意!”

2007-01-18

划线门三:一根横线引发的血案……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00:48

“划线门”发生也有快一个星期了。今天晚上趁MSN好用,就登上来溜达会儿,两件事情让我很想写点啥:


 


1、  在留胡子的那个“炳叔”的博客里,写道:


插播一条IT小道消息:


长篇评书:携程把Qunar告了。双方象打了鸡血一样在斗争**** marketing。


哈哈,能惊动炳叔来说“长篇评书”,实在荣幸。也向炳叔小声嘀咕两句:


 


A、那啥,“第三章:我为什么不能无耻到陈凯歌的地步?”,咱先说说凯歌,成不?


早年跟洪晃混的时候,也知道点凯歌的事儿。流传比较广的笑话是:还是安检带玻璃窗、只有一个口的年代,两人去机场,安检的人看着凯歌的护照和本人不象,就多问了几句。结果凯歌大怒,一边拍着玻璃窗,一边把头伸到那个口里,一边大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这倒好,没把安检的吓着,倒是自己的头卡在窗户口里,抽不出来了。于是,惊动了机场,最后两人到底是没飞成。


嘿嘿,所以……象凯歌那样去“告状”,很形象,炳叔强。


 


B、我用“戴政”的实名注册,想回帖子,系统显示通行证要发邮件给我确认ID,等了一晚上就是没等到。哭啊……想紧跟炳叔步伐,都没给个机会;


 


C、用了“长篇评书”里回帖的“一根横线引发的血案”来做本文的标题啦;


 


2、收到一台湾哥们的离线留言:www.businessweek.com上,也报道了携程把Qunar告了的“划线门”事件,本想唠叨两句,找了半天没找到,遗憾ING;


 


其他没啥了,发现写了半天,在调侃凯歌了。嘿嘿,乱!


 


对了,最后,转载下“划线门儿歌”,无语,单字:“搞”!


 


划线门儿歌!


 


划线门,真热闹,


携程怒把Qunar告!


 


机票酒店有诀窍,


其实搜搜就明了。


 


省钱服务谁家好,


Qunar帮您全知道!


全知道!!!


 

2007-01-11

划线门二:有多少划线门可以让携程继续?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17:19


早上去海淀区工商局了。


 


现场很多媒体,所以,我在镁光灯下闪了很久。换了名片的有:京华时报、BTV首都经济报道……当然,感谢所有媒体朋友对本件事情的关注,无论出发点如何,都要感谢。


 


我拿到了一张纸,叫“行政告诫书”。我决定还是我自己主动发吧,让大家看看……


 


以下写的部分,请先参考图片:


1、感谢今天一个媒体的朋友,就“本局接投诉……”,问了现场接受记者采访的工商人员一个问题:是“谁投诉的?”工商答“竞争对手!”“是北京携程,还是上海携程总部?”工商答“是上海携程总部!”


感想:


A、我从来不当携程是竞争对手!不过携程却一直“锁定我为竞争对手”;


B、我向毛主席保证,携程北京负责PR的人员今天全都在成都开会。此事情由上海携程总部亲自主抓;


C、从我信息的披露,大家就该知道:这本就是个三分钟给我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折腾三个月,去浪费政府资源?携程到底怕Qunar什么?


D、好吧,那我会在“划线门三”里,专门讲讲携程为啥怕Qunar吧;


 


2、我单独将那两行拿出来单独做个图,实在是希望大家看清楚:


A、我没有炒作,我也不需要炒作;


B、事实就是“划线门”。很多人就“划线门一”的回复说起这个名字就有炒作的嫌疑,那麻烦你们帮忙起个名字?


C、我们是全心全意为消费者省钱,从Qunar上找到的机票价格,就是比携程便宜!!!工商都承认这点了,携程还不承认?!


D、最后的推论就是:携程你不想承认,就投诉政府告Qunar。想搞垄断,还是对新经济模型害怕呢?


 


我就是很疑惑:至于一个三分钟电话可以解决的事情,要搞到三个月去折腾政府来解决吗?


 


我将价格信息,透明化、公开化的告诉消费者,机票就是可以在Qunar搜索到最便宜的,难道也成问题了?



 


(以上所有内容均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作为任何官方口径。公司将在适当的时候,进行统一的新闻发布。谢谢!)

2007-01-10

划线门一:携程,相煎何太急?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19:45

去年年末的某一天,当我踏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海淀工商局经济检查科的两位同志正在等着我。仔细一问,原来这两位同志是拿着携程(NASDAQ:CTRP)公司的起诉书,前来我公司调查来了。


 


携程把Qunar告了?!


 


我第一时间是惊喜——俺们受到上市公司的青睐啦,携程甚至不惜动用政府的力量来对付Qunar。第二反应是,我到底哪儿错了,让携程老大这么沉不住气,大动肝火?


 


我是纳闷啊、纳闷啊、还是纳闷……


原来问题出在这儿——我们的推广页面里,由于涉及携程的价格比较,线划长了,不小心把携程划线了!!!


 


(页面前后对比图) 










  


于是,携程急了,急到把Qunar告了。 


 


上次我划线挨批评,是读小学的时候,把同桌的名字划掉了。她生气的跑去告状给了班主任,唉,我当时就想,怎么同桌就那么小气呢?!


 


如果携程真的觉得不舒服,跟我前台打个电话不就完了吗?真的想解决问题,用得着费劲了3个月的时间来解决这件事情?


 


是因为旅游搜索引擎在美国的模式,把美国的携程(Expedia)打得抬不起头来,所以携程在中国就害怕了吧?是Qunar机票搜索量,已经接近携程,携程不舒服了吗?中国旅游市场份额那么大,携程到底怕Qunar什么?


 


我好怕,好象又回到了小学,怕同桌不停的去告状……


 


这事情还没完,告的结果如何?海淀工商局怎么裁决?想知道吗?


我会搞个网络直播的……


 


元月11日上午9点半,我将去海淀工商局接受协调,请大家一定要关注啊。



 


划线门二:有多少划线门可以让携程继续?


 


 


(以上所有内容均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作为任何官方口径。公司将在适当的时候,进行统一的新闻发布。谢谢!)

2007-01-09

李开复的公关技巧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03:35

上周五,google与迅雷的新闻发布会,我作为嘉宾的位置,正好坐在李开复博士的后一排。对于李开复现场的公关技巧,有两点让我感触颇深:


 


一、


 


答记者问时,大家象是事先通气好了一样,一直执着的就着google与迅雷双方之间的合作金额在提问。SOHUSINAQQ等网络媒体唱罢,华尔街日报、环球企业家等平面媒体登场,硬是就500-2000万之间的合作金额让李开复确认。博士开始的回答很官方:“这个我不方便讲……”接着的回答至少满足了媒体其他的好奇点:“投资迅雷的决策非常短,只用了一封MAIL就达成了初步意向……”、“主要由google中国来完成的投资决策……”等等。


 


最后实在就金额问题躲不过了,李开复用一句幽默做了收场:“……但是绝对不会超过500万亿……”这个巧用逼近google三分之一市值的数来回答对迅雷的投资金额的方法,博得全场一片笑声,至此,再也没有记者提金额的问题了。


 


二、


 


发布会结束后,有大量的媒体、记者、现场IT人士等,冲到李开复博士面前要求继续提问或换名片。一般通常的做法无非是:顾左右而言他,推说“不好意思”啊等等,就尽快的脱离包围圈。


 


李开复做的很有学问:


 


立刻从西装右侧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嘴里念念有词的读着号码,一边用手按着手机键盘,一边等着不远处的PR经理来解围。


 


这样的技巧很绝:无论是提问的记者还是想换名片的IT人士,都不好意思在李开复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强行打断;而李开复不回答你的问题,不跟你换名片,你也不会觉得他傲慢,因为人家要打电话。


 


也就是不到20秒的时间,PR经理就过来用很客套的公关套话,把李开复解围出来,并开始应对记者。


 


而这个时候,那部手机就又回到了李开复的右侧西装口袋里——透露一下:手机纯黑色、非常小、彩屏,型号没看清。

Powered by Tech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