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戴政:网络与旅行间游走Qunar.com

2008-07-24

斗胆说说鲁毅智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23:53

文/戴政


 


我虽不是IT界的人,但长期关注业界的动态。近期发生了一件我非常感兴趣的大事—AMDCEO鲁毅智卸任,将帅印移交德克·梅尔。很久没写跟IT沾边的事儿,这次就再斗胆写写AMD吧。


 


喜欢AMD,是因为我通常不喜欢行业老大,我喜欢那些在行业里,能逐步做到老大的企业和人,而AMD恰恰具备了我喜欢的素质。


 


说到AMD,就一定要说鲁毅智。这个慈眉善目的长者,挂在嘴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将会对英特尔还击!”非常Aggressive,也非常鼓动人心。我是典型的好斗者,无论是在当当网时,对亚马逊卓越网采取的“我就比你便宜一毛钱”策略,还是在QunarCtrip的“划线门”事件中,我都体现得很好斗。


 


而如此Aggressive的鲁毅智,是我敬重的企业家!


 


2000年上任,一干就是八年的鲁毅智,在现今需要业绩说话、结果导向的职场中,是不多见的。你想想,整个任期内,既经历了把AMD从市场份额不到10%,拉动到最高峰时达到23%,又经历了连续七个季度的亏损,却仍然让鲁毅智放手实施八年的战略,这对于AMD董事会来说,既是尊重,更是信任!


 


我过去一直并始终坚持,AMD的亏损,不是AMD的错,不是鲁毅智的错,而是世界对英特尔太宽容了,大家对英特尔的垄断,太手软了!更直接的一句话:反击的还不够狠!


 


在欧洲,“欧盟竞争委员会”和“欧洲消费者联盟”都对英特尔的行为表示担忧,声称英特尔的行为可能会限制产品多样化的发展,最终导致个人电脑产品价格的上涨。从2005年开始,欧盟就对英特尔是否滥用实力和垄断地位的做法开始调查……我其实一直在等待着判决结果,以等待AMD更强烈的反击!


 


都三年过去了,“肉肉”的欧盟还在调查。尽管最新指控表明欧盟委员会支持AMD,但判决结果一天不出来,我就坚持一天的竞争理解:大家对英特尔的垄断,太宽容了!


 


希望未来的某一天,鲁毅智仍然能回到AMD首席执行官的岗位上,用其睿智的、充满挑战的、Aggressive的战斗精神,带领AMD展开更猛烈的反击!刚翻了材料,AMD在美国本地诉讼英特尔的案件,2009年终于可以开审了。


 


冬天就快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鲁毅智,放心将帅印交给德克·梅尔吧!

周鸿祎的360,欺骗与被欺骗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13:40

360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因为宣布推出了貌似的“360杀毒永久免费”。日前其发布的新闻通稿中心意思是:360免费杀毒、BitDefender中国区总代理上海软达今日发布与BitDefender合作关系说明,称奇虎360 BitDefender联合研发免费杀毒产品,而上海软达负责BitDefender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


 


永久有多久?


 


我确实好奇的装了一下,发现在安装好的软件中,有明确的杀毒试用期一年,有明确的购买按钮——至少,铁定不是永久免费。而且在两家公司的新闻通稿中,均回避了一个问题:只提到了“免费”,而没有提“免费多久”。


 


为了保护上海软达的销售利益,通稿的最后一段话,非常之欲盖弥彰:“……免费的360杀毒软件……使中国用户能够以零成本享受到 BitDefender先进的反病毒技术,强力提升BitDefender在中国市场的品牌知名度,同时亦促进由软达代理的BitDefender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


 


要是真的“永远免费”,又何必扯出“销售”的虎皮?


 


别被免费蒙了眼


 


天下是不会有任何免费的午餐,尤其是杀毒厂商,都是经济实体,又都需要收入——周鸿祎的360,也如此。我的理解是:宁愿选择促销、折扣的收费,也绝对不碰任何的免费。


 


此前,360安全卫士与卡巴斯基推出的“KAV 7.0升级价25/半年”,这类促销是靠谱的,也确实替卡巴斯基招揽了很多使用者。不过,最终的病毒样本是要传给卡巴在国外的服务器上,就总感觉差那么点意思。


 


360安全卫士号称也是免费的,在其安装好后的基本状态界面右侧,有明确的文字连接广告位置——现在的广告主是飞信、QQPPS、中国移动新产品手机电视。当然这也能理解,用户在获得免费的同时,需要接受商家提供的广告信息。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360安全卫士都不喊永久免费,为什么,周鸿祎却让360杀毒去喊永久免费?


 


如果理解为是“炒作”,也就释然了。


 


最后,更有意思的是:在这部分广告区域内,专门且唯一标红一条文字连接:“惊!某些杀毒厂商这样对付免费的360(图)”——连接进去后,是“口碑营销”瑞星!


 

2008-07-17

Facebook能“活”吗?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10:55

一查百度,把Facebook和“非死不可”联系在一起的文章,竟然有21,700篇之多——可见国语的文化精髓,确实是老外非所能及。


 


上个月,Facebook终于多了张中国脸——当中国用户登录时,直接跳转为中文页面,中文版悄然现身。我非常好奇的沿着这个思路,敲了“Facebook.com.cn”和“Facebook.cn”,发现.cnFacebook公司抢到了,但是.com.cn,却被一家域名供应商自己注册捂着盖着,等待高抛。


 


你用SNS吗?我用——当各种Plug-in应用和娱乐模块开始流行后,我终于天天上SNS了,而且一天不上很难受。为什么?当我在开心网上,把伟大的项立刚、伟大的马全智、伟大的曹操都买成我的奴隶后,我有征服的快感啊;当我在techweb同事录上,罚伟大的祝志军、伟大的梁宁、伟大的其他老新浪同事去做“俯卧撑”的时候,我有虐人的享受啊……


 


所以,当SNS具有“展现正常人另一面性情”的模块后,就真的有价值了。


——写这篇文章时,我还在想:我去校内或Myspace注册个“王磊炳叔”,和活跃的“炳叔”、“王炳叔”一起生存着,会是什么概念?


 


你用Facebook吗?我不用——太正经了。


“分享照片与视频”——视频带宽慢,照片排序格式及检索,超不如Myspace方便;


“与老同学重获联系”——远不如QQ群方便——真想旧情复燃,千万别用任何网络的东西——哪天被“人肉”了,死得很惨的;


“与亲友保持联系”——不如改成“与朋友保持联系”——不过,咱们自各儿扳着手指头数数,你有几个真正的、交心的外国朋友?


“讨论兴趣爱好”——我就去豆瓣兴趣小组了。那天我在开心网上遇到“张居正”了,贫了几回,我就在问自己:我是对“张居正”感兴趣,还是对,对“张居正”有兴趣的人,感兴趣?


 


Facebook能“活”吗?能,肯定能!——别进中国了,好好在国外呆着,做正经SNSNo.2,肯定活得特舒服——连奥巴马都用,绝对活得很爽……


 


真要进中国,Facebook就被娱乐了、被雷到了,非很陈很冠希不可。你想啊,什么情况下,我戴政能和奥巴马同用一个平台?——答案是:我注册名叫克林顿。

2008-07-03

一个副总裁的行走:旅游是与时间赛跑

浏览数: 归类于: 未分类 — 戴政 @ 23:48

本文来源:《中国商人》杂志7月号  作者:李兴


那是最著名的新疆巴音布鲁克天鹅湖,那是一个让人难忘的灵性之地,然而,十月突降的风雪使风景变得如梦幻一般。促马前行,奇怪——这匹当地的老马面对积雪却踟躇不前……


马不前 人向前


戴政用“夸张的变化”来形容自己在新疆天鹅湖的故事。坐在北京中关村的腹地,看着窗外大街上人来人往,10多年自助游经历的戴政却像在品茶一般,细细回味着那些游走日子难忘的故事。


生在南方长在北方的戴政是个直言直语的年轻人,问起他旅游的“根子”,戴政会说起那次大学时的闽南之旅。当时有部影片叫《寡妇村》,影片拍摄的正是福建惠安一带的故事。正在福州上大学的戴政也想去看看现实生活中是不是真的就有电影中惠安女一样的情景,于是便坐上长途汽车,钻进了闽南的古城小巷中。露脐装、吊脚裤、蓝头巾包着斗笠,看着身边的惠安女像电影中一样地劳作,一样地干重活,一样的行走在千年的古镇上时,一种求证感与收获感让年轻人获得了满足。“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求知欲点燃了他的旅游热情,从此,戴政沉醉进了一次次的出发。以至于在更换工作时,他向应聘单位提出来的要求就是自己每年的出游时间要得到保证。


10多年的自助旅游经历让戴政的足迹慢慢走遍了祖国的各个省市。戴政认为,自己迷恋旅游已经到了“爱”的程度。这种爱,是纯粹、纯真的爱,更是一种执着的爱,就像那一次的天鹅湖之旅一样。那是一年的国庆节,戴政再次启程前往他的第六次新疆之旅。巴音布鲁克的天气奇特地变化着,它用突降的大雪迎接着戴政的到访。像天上掉沙子一样,很快的,地上的积雪就厚厚一层。此时的戴政还在离湖几里远的地方。突然的降雪打乱了他的计划,穿着短袖的戴政正在思索着如何继续前行,当地的向导推荐他骑马前进。于是他走进一家马场,选择了一匹伊犁马。风挟着雪,把天鹅湖变成了诗人笔下的大漠,“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马儿一迈步,雪已经深印出足迹。马走了两步,终于停了下来,面对着大雪,它不愿前行了。但对戴政来说,这确实没有什么,比起他在珠穆朗玛峰下的肺水肿、边坝的暴胎,这些波折都挡不住他前进的脚步。


这几年来,戴政已经先后六次深入藏区,六次进入新疆,曾经无装备徒步到达珠峰1号营地,无装备徒步抵达慕士塔格峰雪线,单人单车穿越藏东腹地。唐蕃古道、新疆环线上戴政仿佛穿越了一次次的时空邃道。


“西藏病”人


青藏铁路开通后,去一次西藏变得容易了,但你想到一个人五年间六次去西藏吗?戴政就是这样的人。他向记者自嘲自己是一个得了“西藏病”的旅人。


第一次去西藏是在五年前,那时,他选择的目的地是珠峰一号营地。当时还未过而立之年的戴政正是一腔热血的青年,没有专业装备,甚至没有带帽子,就那样找了个向导直奔珠峰而去。海拔渐渐升高,向一号营地挺进的山谷中,风就像刀子一样刷着脸与耳朵。徒步向圣山前行,看着雪山的顶峰,就像是心中的太阳一样,吸引着戴政忘记身体的艰难与痛苦。这一次与世界最高峰的亲密接触的最大后果就是下山时生了病。当天晚上下撤绒布寺时,向导发现戴政的脸都白了。当地的医生初步检查他得的是肺水肿,建议赶快到大一点的医院治疗。于是,在付出爆掉两个轮胎的代价后,戴政在日喀则的医院接连注射了六个吊瓶才转危为安。


这次历险在戴政的出游经历中成为重要的转折。从那以后,戴政发现自己深深地喜欢上了青藏高原,喜欢上了这一片雪域高原,更喜欢上了这片土地的历史与文化。同时,戴政修正了自己的出游方式,增加了安全系数,但深化了旅游目标。于是,六进西藏把他对那里的热爱一公里一公里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从阿尼玛卿雪山转山口的经石堆到色须寺喇嘛、从贡嘎雪山的玛尼堆到马尼干戈温泉,从边坝的特立独行到唐蕃古道的体验。戴政感受到自己是在用心追寻着一道道风景背后的故事。


在这条自己设定的路线图上,戴政遇到了最美的景色。那是在去往察隅的路上,当车开到仁龙巴冰川下时,一种自然的力量强烈地吸引着戴政的注意。巨大的冰川、冰塔林立,冰舌就在脚下,停车置身其中,周围全部是冰的世界。那种壮观像全景的视窗一样,前后左右,全部是冰的势力范围。将手放在冰上,身体俯在冰上,此时你就与冰川融为一体了。“自然的力量在无言中静静向你展示,你在体会壮美的同时也强烈感受着大自然带给人的畏惧感。”戴政喝了一口咖啡,这样向记者回味着当时的感受。


在怒江上游的麦曲河畔,有一座风光秀丽的小城镇叫边坝。在这里戴政仿佛找到了爱情的诞生地。在这座小城里,郁郁葱葱的森林四处可见,星罗棋布的湖泊映着雪山。在戴政眼中,千百年来那条比蜀道更难的山路,维系着她与外界的交流,也封闭了那些由现代化带来的尘土。第一眼看到她,戴政就惊讶于她的一尘不染,更惊讶于她的简单淳朴。为了追寻这种纯静,他的车在途中迷路了两次,更换了2次轮胎。戴政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边坝没有咖啡,但我仍然在夏贡拉雪山下,乌金丹达村里,三色湖畔,品味着我自己泡咖啡、思念咖啡的感觉。开车穿越时,漫天的星星好近好近……边坝的天空,是爱情的天空。”


青藏线上的风景总是不能没有人,而那些人的故事更让戴政牵肠挂肚。那是在藏东从金岭乡回边坝的路上,几位藏族阿妈的身影映入眼帘。她们手持转经筒,一路磕着长头。夕阳之下,她们的身影在高原大地上投射出长长的印迹。当戴政举起照相机,她们会冲着他笑,那笑容中,一种让人难以琢磨的味道。这一幕像定格在戴政的心中,仿佛久久不能淡去。


抓住消逝的风景


作为某门户网站乐途旅游版的“斑竹”,戴政对旅游的看法颇有点不同。他认为,旅游是在与时间赛跑:“有些景点,你今天不去,也许明天就看不到了。”他举出了三峡工程之前的丰都鬼城和此次四川地震中受损的李白故里。这样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戴政对出游地点的选择,记者发现,他去的最多的地方,都是承载着历史与文化的景点,比如内蒙古的五当召、西藏的边坝与唐蕃古道等。


戴政告诉记者,据传为藏传佛教著名佛寺的五当召也许有点默默无闻,但他却可以专程驾车前往。五当召位于包头东北70公里处,是内蒙古地区现存唯一完整的喇嘛教寺庙。记者问及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相对比较陌生的景点时,戴政提到了他阅读过的一些关于佛教和历史的书籍。他觉得,书中很多的东西需要以旅游的方式来验证。在他眼中,置身五当召平顶白墙的藏式殿群中,可以将历史上的佛教故事理解地更深更透些。戴政认为,很多历史故事多与宗教派别发展有关,而不少的遗迹则是这些历史和人文的传承载体,如果不抓紧时间,也许有些风景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了。在甘肃天水的麦积山石窟,几年前拍到的佛窟照片和现在拍的就有些区别了,一些佛像沙化、风化了,这是岁月的手在“打磨”,而游走的人则是抢在“风蚀”之前给记忆更多的空间和机会。


戴政认为,研究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与自己生存社会的进程是一种文化的提升,也是一种心灵的收获,在不断的游走与研究之后,你会有一种没有白活的感觉,文化的感觉。正因为如此,戴政这些年更多地将行程安排在了西藏和新疆等西部省区。同样因为喜爱旅游,他从当当网的市场总监跳到了“去哪儿旅游搜索”的副总裁。


追寻纯真


戴政觉得自己是一个追求纯真的游者。他曾在马尼干戈的藏文中学与当地的师生一起快乐地享受久违的五四青年节,曾在赶往山西旅游的途中用激动的泪水向黑夜大喊着迎接新年。他喜欢在边坝的星空下冥想与咖啡的亲吻,喜欢在盲窗的一方蓝天下思考人生的来去匆匆。


在新疆的龟兹古城、轮台古城,听着风声吹过千年古城中沙子簌簌滑落的声音,站在空旷的土城内想像汉唐之际,这里的金戈铁马,商贾驼队川流。戴政觉得自己的心灵就像那浩如烟海的沙漠,空灵了许多,也宁静了许多。


戴政觉得,自己每年花在旅途上的钱是值得的,虽然多时一年能花掉数十万元。但每次出游归来,他发现,收获的不仅仅是一堆照片,而是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珍惜。他认为,只有经历过磨难,比如旅途中迷路、受伤等困境的人,才能够更好地珍惜家人与朋友,珍惜现在的生活,并最大限度地享受生活。当你在钢筋水泥的森林中很烦躁时,你会想起游走中遇到的那些老人的微笑,那些艰苦中的自信,此时,你会发现心胸豁然开阔。


在戴政的出游计划中,他还想再去西藏,下一步,将要去山南亚东地区,另外,新藏线他还未走完,也希望能接着走下去。


戴政的理想也许像海子那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是一个令人向往的结局。


“我会在商人生涯之后去做志愿者,并且,我已经报了名”,这就是戴政。

Powered by TechWeb